4.03.2013

[D&D跑團紀錄] 史芬斯事件 - 冒險團智(?)戰可怕壞壞狗頭人

這回是今年桌遊社D&D第二次出團, 也是不才第一次寫跑團紀錄
請多多指教囉


不知道為什麼寫著寫著就變得有點長了,長到我再也不想打字了。




☆ 史芬斯事件 - 冒險團智(?)戰可怕壞壞狗頭人  ☆



「現在他應該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真是太感謝各位了」鎮子裡的牧師在確認了廚師安德魯的狀況後向眾人說道。

「呼......」歐歐長呼了一口氣,感受到夥伴們投以感興趣的目光,趕緊接著說:「才...才不是擔心那個廚子呢,只是他死了的話我們就領不到村長的報酬了,是吧!」

「啊,還要去找那個麻煩的老頭啊!」





「喲呼!真是爽啊!」歐歐把玩著又鼓了些的錢袋,又把酒保剛新添的酒一飲而盡。
「可別喝太多了,」牧師亞瑞笙笑著看著正在豪飲的女德魯伊說:「嗯...抱歉,不過我也該先走了」
「咦?這麼快啊,那就剩下我和歐歐兩個人了呢。」術士亞森苦笑著說。牧師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同情後離開了。

不久後,有位穿著法師長袍的年輕女子走進了酒吧,清秀的臉龐與澄澈的眼睛顯得和這個吵雜的酒吧有些格格不入,酒吧中的眾人都對她投以好奇的目光。

「請問,你們就是救出安德魯的旅行者嗎?」女子走近兩人,小聲的說。

「呃,是的。」亞森有點害羞地答道。

「您們好,我是...那個...安德魯的妻子」女子說著,臉微微泛紅。

「咦咦咦咦?妳就是那位大法師嗎?」歐歐終於把注意力從酒杯轉移到這位女子身上,湊近臉打量著她。

「嗯,我是一名法師,但稱不上是什麼大法...」

「哇~~好可愛啊!!!」歐歐像看到小動物一樣,興奮地逼近女法師。

「請問找我們有什麼事嗎?」亞森從後方拉住歐歐的斗篷問道。

「那個...非常感謝你們救出外子,」女法師低著頭答道「如果不嫌棄的話,希望能夠讓我們報答你們...」

「不必這麼客氣啦,我們也沒做什麼特別的事,而且已經從村長那裏得到獎賞了...」

「吶,吶!我可以把她帶回家嗎?」歐歐掙脫了亞森的牽制,往女法師撲過去。

碰!!

此時突然響起一聲巨大爆炸聲,同時整間酒吧都籠罩在刺眼的白光之下。
當那道白光消失時,眾人只見一名女德魯伊躺在被炸出一個大洞的吧檯下。

「對...對不起!!」女法師慌張的衝到吧檯前查看女德魯伊的傷勢「我不是故意的,一不小心就......」

只見女德魯伊毫無生息的躺在吧檯前的地板上,身上散發著燒焦味,一旁的術士亞森也完全無法從發生的事情中反應過來,呆站在一旁。

女法師跪在歐歐的身旁,把臉湊近歐歐的鼻子,想要觀察她是否還有呼吸,突然感到肩膀一緊,來不及反應就被扭倒在地上。

「嘿嘿......」
女法師只見剛剛還毫無生氣的女德魯伊正把自己壓倒在地板上,邊奸笑著邊伸出舌頭向自己貼近,只能緊閉上眼睛準備接受自己犯錯所帶來的報應......

「不然這樣吧!妳給幫我們把吧檯的修理費賠給酒吧,再送我一小瓶治療藥水就當報答我們了,怎樣?」歐歐笑著說。
「咦?」





「我還以為妳一定會和那個女法師勒索一大筆金幣呢。」

「她長得很可愛嘛!不...我是說假裝對她好一點下次回來這裡的話就可以敲詐更多了...」歐歐說著,突然眼睛一亮「嘿嘿,好像找到新的勒索對象了喔~」

亞森回頭一看,只見歐歐一手捉著一個稍矮的人類男性,一手從背包中掏出繩子.....
「這是.....?」
「想扒木精靈的錢袋,算他運氣太差了。嘿嘿,亞森,我們來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吧。」



「喂!歐歐妳這樣和強盜沒什麼區別吧。」亞森看著正準備把這位可憐的盜賊的錢袋吸收的歐歐,發出不滿的勸阻。

那人類盜賊彷彿看到一線曙光,忙道「拜託兩位行行好,饒了小人吧,我家還有八十老母要養,如把把那些錢都拿走.....」

「嗯......可是做壞事的人也不能不逞罰呢,」歐歐邊說著,邊把掛在腰際彎刀抽出來「是要送給鎮上的守衛處置還是來點私☆刑☆呢?」

「拜託不要將我交給那些兇惡的守衛,我什麼都願意做!」

亞森打量著這位倒楣的盜賊,努力思考著解救他的方法。

一旁歐歐繼續作弄著這個難得的玩物取樂。
「什麼都願意做的意思就是,就是吞下這把刀子也沒問題囉~」

「嘿,歐歐」亞森打斷歐歐說道「現在亞瑞笙他們不在,我們兩個自己穿越這個森林也有點危險,不如把先這個小偷留著,讓他幫我們一陣吧?」

「喔...我是不怎麼害怕啦,不過你擔心的話......」歐歐答道「喂!你這小賊叫什麼名字?」

「小的叫做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

「喔,挺好的名字嘛!那就這樣吧,亞森。」

於是盜賊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加入了隊伍。


☆ 以上是前情提要與新人加入的設定 ☆
☆ 以下開始跑團紀錄,上面也扯太多 ☆

三人走到了森林中,天也已經暗了,正打算生火紮營時,看到前方有一個白影靠近。

「喂!」最先查覺到的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出聲提醒隊友,並抽出了短劍。

這時白影又更靠近了,亞森仔細的看了一會說:「看起來是個人面獅身的幽靈。」

「我叫史芬斯。」

「啊啊!幽...幽靈說話了!」歐歐趕忙往後退了一步「我可沒有被嚇到喔!」

「你們知道同時有著龍的一部分又有狗的一部分,卻沒龍帥氣也沒有狗敏捷的生物是什麼嗎?」叫做史芬斯的幽靈忽然沒頭沒腦的發問。

「是狗頭人吧!」歐歐答道,又看向兩位感到詫異的隊友「我可是個學問淵博的德魯伊耶!」

「沒錯,就是狗頭人....可恨的狗頭人.....」於是史芬斯開始述說狗頭人們如何洗劫了他的家,甚至奪走了他的性命。
「希望你們,能夠...幫我...報仇......」

「這些狗頭人實在太可惡了!我們一定會幫你的!」善良的亞森聽得義憤填膺,馬上就一口答應了。

於是眾人在過夜後前往史芬斯的家。





眾人到了史芬斯家的門前,雖然坐落在森林中,這座屋子看上去還是十分的氣派。

「那就進去吧!」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也不等其他兩人答應,就擅自推開門衝了進去。

「喂!等...」亞森完全來不及阻止他,只好跟著進去「真是個衝動的盜賊啊!」

進到屋內只見一片凌亂,充滿著被粗暴地翻箱倒櫃的痕跡。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覺得沒什麼可看,就往通向另一個房間的門走去。

「嘿!」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叫了一聲「這裡有隻狗頭人耶!」

歐歐和亞森兩人連忙跟了過去,看到一隻狗頭人蜷著身子縮在門旁,驚恐地看著三人,不斷唸著三人聽不懂的語言。

「你在這裡做什麼?」亞森率先向這隻狗頭人交涉,但他似乎聽不懂,繼續咕噥著。
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三人與狗頭人的交涉完全沒有成果。

不久,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感到不耐煩了,拿起短劍就往狗頭人身上砍過去,卻被對方靈巧的閃過,並讓他更大聲地叫著三人聽不懂的話。
亞森和歐歐拉住盜賊,以防他再做出什麼衝動行為。

「嘿,事情好像有點奇怪,狗頭人不是來這裡搜括的嗎?為什麼現在會一人害怕得躲在門旁呢?」歐歐低聲說道。

這時史芬斯飄了進來,告訴三人後方的書架上有一本龍語辭典。

於是亞森拿起龍族辭典準備開始和狗頭人溝通,查了一下發現狗頭人一直念著的是:
「不要動我喔!如果我出事的話我們強大的部落一定會幫我報仇的,我們部落有一個超強的術士,敢得罪我們你們就死定了!」

「呃......可以問一下你為什麼在這裡嗎?」亞森問到。

「我和我的同伴們走散了,不敢一個人穿越森林回到部落。」

「那你和你的同伴們原本在這裡做什麼?」

「當然是搶劫啦!這棟屋子裡有超多財寶超爽的啦!」

一旁的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聽了亞森的翻譯之後,又朝狗頭人揮了一劍,但又再一次的落空。
此時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感到背脊一涼,趕緊往地上一趴,然後聽到一聲悶響,回頭一看是歐歐拿著木棍揮到了牆壁上--在原本是自己頭部高度的位置。

「不要亂打人啦!要好好打聽情報」歐歐面帶遺憾的收起木棍,轉向狗頭人說「抱歉喔,狗頭人先生,我的同伴只是在開玩笑而已。」

「對了,你們的部落在哪裡?」歐歐在臉上堆起笑容繼續說道「我們可以送你回去喔!」

「為什麼你們要送我回去?」狗頭人狐疑的看著他們。

「你們部落不是有一個超強的術士嗎?」亞森說道「別看我這樣,我也是一個術士喔!很想要拜訪一下那位偉大的術士向他請教呢!」

「這樣啊,」狗頭人嘴角驕傲得意的揚起「那我就帶你們去吧。」





三人跟著狗頭人到了他的部落--黑矛部落,並被帶到一名高大的狗頭人身前,周圍有莫約十隻的狗頭人衛兵。

「老大,我帶了三個笨蛋來當祭品了!」帶著三人來的狗頭人說罷,奸笑著離開了。

亞森翻了一下龍族辭典後,低聲告訴兩位夥伴情況不妙。

「你們三位來我們黑矛部落有何貴幹?」坐在椅子上,看似指揮官的高大狗頭人問道。

「我聽說貴部落有一位法力高強的術士,請來向他請益。」亞森趕忙說道。

「喔,可是他現在人不在呢!」狗頭人指揮官揚起嘴角說道「不然你們先來當一下我們的祭品吧!」

「啊,請等一下」歐歐看著周圍蠢蠢欲動的狗頭人士兵們,故作鎮定的說道「你們剛剛掠奪完史芬斯的家不是嗎?」

「是說那個超多財寶的屋子嗎?怎麼了?」

「其實我們發現那個屋子還有一個暗藏的寶庫,你們沒有發現,所以特別來通知你們。」

「喔,是這樣嗎?看來有再調查一下的必要呢...」指揮官看起來有幾分相信。

「嗯,而且那個寶庫被複雜的鎖保護著,你要帶著我們去才能解得開」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緊跟著編謊。

「唔......」指揮官看起來好像開始懷疑他們的話。

「啊啊!不然這樣吧,」歐歐提議道「他們兩位留在這裡作人質,我回去拿個證物回來您就會相信我們說的是真的了!」

狗頭人指揮官現在認為這個女精靈德魯伊只是想拋下夥伴逃跑而已,更加覺得三人所說的都是謊言,開始在臉上顯露了怒意。

歐歐看向亞森,希望他做點什麼,而亞森只是兩眼注視著指揮官......

這時指揮官感覺身後異常的溫暖,回頭一看發現有一支火把正漂浮著靠近他,眾狗頭人士兵也被指揮官的舉動以及詭異地吸引了目光。

一道影子閃過,士兵們一回頭才發現人類盜賊已經往部落外衝了出去,幾個士兵打算追過去,因此守備又多了一個空隙,此時亞森看準時機也趕緊跟著逃了出去。

「咦?」兩個隊友不發一聲的逃走,歐歐這時驚覺剩下自己一個人被困住了......
除了指揮官還警戒地看著那逼近的火把之外,眾士兵都回頭搭弓瞄準呆立在中間的德魯伊。

啾!啾!啾!啾!
歐歐只聽得箭風之聲劃過耳際,卻很神奇的沒被任何一箭所射中。歐歐心中感謝著森林之神的保佑,趁著士兵們詫異呆立之時向外逃出。



成功脫逃的三人在附近會合之後,開始商討接下來的對策,卻苦無對付眾多狗頭人的方法。
這時史芬斯又飄了過來:「殺我的是.....狗頭人術士....只要殺...他就算幫我報...報...仇了,他現在藏身在...」

於是三人決定放棄殲滅黑矛部落,前往狗頭人術士所在的城市。





三人進了城,決定先到市場打探消息。

亞森看了一下周圍,感覺一位賣奇異物品的商人看起來最和善,於是走去搭話。
「老闆,請問您,這城裡有住著魔法師或是術士之類的人嗎?」

「魔法師嗎?城裡好像有一個地精感覺像是魔法師的樣子。」

「真是太好了,請問您知道他住哪裡嗎?」

「嗯...這我就不太清楚了,他好像和鐵匠有來往,或許問問鐵匠會知道吧。先別說這個了,看看我的商品吧,有很多好東西呦!」

三人看了一下所展示的商品,大多看起來都是一些破破爛爛用途不明的奇怪東西,而且價錢都高得出奇。

「請問一下老闆,您店裡最便宜的東西是什麼?」亞森似乎有意想消費來報答老闆提供情報之恩。

「便宜的東西嗎?」老闆眼睛轉了轉,拿起一個裝著透明液體的小瓶子「客人您可以看看這個喔!」

「這個是什麼?」

「嘿嘿!這可是從南美洲進口的魔法藥水,對療傷非常有幫助,只要兩枚金幣喔!」

亞森兩眼發亮,正準備從錢袋掏出金幣,就被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和歐歐拖走。


「你們做啥啦!我差點就買到南美洲製造的超強治療藥水了耶!」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甚麼叫做南美洲的地方啦!」歐歐放開亞森的衣領「你是笨蛋嗎?」
「我們還是先去找鐵匠吧。」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難得地做出了理智的判斷。


眾人找到鐵匠鋪,環顧四周都是一些難使的重兵器,就打消了順便升級武器的念頭。

「大叔安安,請問你認識這個城裡的魔法師嗎?」

「妳是指那個地精術士嗎?我們是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

「那大叔知道這位術士住在哪裡嗎?我們有事想要拜訪他。」

「喔他就住在城東的,大概這樣走......」鐵匠很好心的告訴了冒險者們地精術士的住所。

「謝囉!大叔!」三人向鐵匠道謝後正準備離開,歐歐卻在門口突然停下來,然後緩緩地脫下身上的生皮甲。

「嘿,大叔,」兩人一頭霧水的看著歐歐回頭和鐵匠說話「你這收不收購盔甲啊?」

「嗯,我看看......」鐵匠接過歐歐的盔甲看了一看,道「不錯的生皮甲呢,大概值十五枚金幣喔。」

「好耶!那我就賣給大叔....」

「妳做啥把唯一的一件盔甲賣掉啊?」亞森中途勸阻道「之後被攻擊沒有防護的話可是很嚴重的喔!」

「那件盔甲太重了嘛!」歐歐嘟著嘴說「穿著害我都跑不太動,昨天差點就要被那群狗頭人逮到了。」

「可是......」

「沒有什麼事情比能夠好好逃跑還重要啦!」歐歐邊說著,邊接過鐵匠遞來的十五枚金幣。

「對了小姐,要不要試看看比較輕便好鎧甲呢?我們店裡正好有一件製作精良的皮甲喔!」

「喔,好哇!」歐歐拿起鐵匠所指的一件皮甲「哇!這件穿起來好舒服喔!」

「看在我們的緣分上,便宜賣妳十五枚金幣吧。」

「大叔你人真是太好了!」



走出鐵匠鋪後,三人往鐵匠所指示目標前進,途中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像是想起了什麼,停下來說:「對了,德魯伊女士。」

「嗯?」

「你剛買的那件皮甲頂多值十枚金幣。」





到了鐵匠所說的「地精術士」的屋子,是棟二層的樓房,門窗都關著。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先從窗戶往裏頭看了看,卻看不出什麼結果,又走回門前。

「剛剛我偵測魔法看了一下,」術士亞森說道「這裡門窗上都有強盛的魔法靈光......」

「喝啊!」此時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一腳把大門踹開。

「嗚......好冷!」踹開門的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受到一陣冰風暴的襲擊,趕緊後退卻還是受到了些不小的傷害。

「進去吧。」歐歐說,但自己卻站在原地,等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和亞森都進去了之後才跟著進去。

三人查看了一下,認為這層頭沒有什麼特異之處,就繼續上樓。

「讓我再偵測魔法觀察一下吧」亞森說「嘿,那個矮桌旁散發著強力的魔法靈光。」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就往亞森所指的方向前進,就在這時該處突然射出了大量的蜘蛛絲!
靈敏的盜賊趕緊往右邊一滾,閃過了射來的蜘蛛絲,精靈德魯伊也連忙往後一退躲過了,而可憐的術士就這樣被一坨蜘蛛絲黏在牆上。而大家也看見在亞森原本所指的位置,現在站著一位狗頭人術士。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一個翻身就抽出短劍往剛現身的敵人刺去,卻被對方輕鬆地閃過了。
亞森使了渾身的力想要掙脫蜘蛛網,那堅固的蜘蛛網卻絲毫不為所動。
站在樓梯旁的歐歐趕忙先衝到亞森旁邊,面對著狗頭人術士:

「閃☆光☆術!」

一道耀眼的白光射向狗頭人術士,狗頭人術士被閃得睜不開眼睛,往靠手的矮桌一跳,站在矮桌上胡亂揮舞著匕首。

差點被匕首揮到的盜賊決定先奪下那狗頭人術士的武器,沒想到自己的短劍反而被敲落在地上!

歐歐決定先不理會盜賊的愚蠢舉止,抽出彎刀斬斷了黏住亞森的蜘蛛絲。

在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忙著把自己的短劍撿起來的時候,狗頭人術士已經完成了法術詠唱,雖然還是看不太清楚,還是準確地朝離自己只有咫尺之距的盜賊射了一發魔法飛彈,又加重了盜賊的傷勢。
剛重獲自由的亞森也趕緊詠唸,朝狗頭人術士射了一記魔法飛彈,成功的回敬了他。
而一旁的歐歐則施展魔石術,變出了三顆堅硬的石彈。

負傷的盜賊再搏命一擊,終於刺中了敵人。狗頭人術士一看情勢不利,將身後的窗戶爆破後跳了下去。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緊跟著往窗外一望:「那傢伙變身成地精,往市場的方向逃去了!啊,不妙,有警衛過來了!」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和歐歐決定馬上追上去,就各自由最靠近的前後兩扇窗跳了下去。

「別動!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把別人家的玻璃炸碎?」盜賊在前門被三名警衛攔了下來。

「姑娘,我剛剛好像看到妳把這戶人家的窗戶打破之後跳下來,可以請妳解釋一下嗎?」兩名警衛目睹了精靈德魯伊在從屋後跳下來的過程,舉著長槍戒備著。

「真是不好意思驚動各位大人了」亞森從樓上走下來,到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的旁邊「其實我是這房子的主人,剛剛和這位朋友稍微玩得有點過火了......」

「不對吧,我記得住在這棟屋子裡的是一個地精術士啊?」一位警衛說道。

這下亞森和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都陷入了困境。而在屋後的歐歐急著想追上狗頭人術士,一咬牙從錢袋裡掏出了兩枚金幣,塞在守衛們的手裡。兩名守衛轉過身子開始吹口哨,歐歐就快速地繞到屋子的側邊,在衝出去之前看到了兩名夥伴被困的狀況。

「真是沒辦法呢......」歐歐默念燃火術,將火焰附到一顆石彈上,然後以投石索拋向附近的稻草堆。

歐歐認為這樣應該已經把能幫夥伴們的事情都做了,還是趕緊去追狗頭人術士要緊,便溜向市場了。

「失火了!」
「可惡,怎麼突然發生一堆事情!」
「喂!你、你還有你趕快去救火,你跟我留下來看著這兩個人。」

現在剩下兩名警衛個看守著塞爾維亞的牛肉湯和亞森,亞森靈機一動:
「警衛大人,我們會闖入這房子是因為這裡實在有點詭異,可以請您跟我一起過來看嗎?」

亞森領著半信半疑的警衛走到屋子的側面,道:「您看看這裡......冰凍術!!」
趁著警衛的注意力被吸引時,亞森偷偷施咒拖住警衛,拔腿就往市場竄了去。

被拋下的盜賊感覺到自己被兩名夥伴都已經逃之夭夭了,對警衛說:「嘿,警衛大人,我只是被那兩個人教唆來的,我根本不想來這裡,拜託放了我吧!」

「不管怎樣,私闖民宅就是犯罪。」

「我們其實只是想來這裡偷點東西,喔不,都是他們的意思,這種事情我可是完全不想幹啊!我只是被抓來當替死鬼的,拜託您饒了我吧!」

「在法庭就會給你公正的審判,但我現在不能私自把你放走。」

「老兄您就行行好吧,我家還有八十老母,和等待我回去的妻兒啊!」

「雖然我很同情你,但這就是我的職務。」

「老大,火已經滅了。」

「那我們現在把他押回去吧,可惜讓他的同夥給跑了。」

「好吧,我就和你們回去。」情急之下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決定使出最後一招「但是,嘿嘿,可以先讓我去上個廁所嗎?人家現在......有點急......」

「已經離我們的軍營不遠了,你到了再解決就好了。」

「不,我真的已經不能忍了。」

「就再忍一下,別囉嗦。」

「我完全忍不了了,你看!」說著,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就尿把撒在了褲子上,頓時飄出一股惡臭的尿騷味。

「我們......回去之後給你一條褲子換吧。」





「啊,你怎麼現在才來啊...」歐歐看到了剛到市場的亞森,走過去將他拉住,低聲道「那隻小偷呢?」

「好像還被困著。」

「真是沒用的傢伙」說著又指指前方「吶,你看。」

那隻變身成地精的狗頭人術士就在前方不遠處,想藏身在人群卻還是被眼尖的木精靈給發現了。

「我們趕快跟上去吧。」亞森道。


於是兩人在人群中穿梭,越來越靠近那個「地精術士」。

周圍的警衛感覺到似乎有什麼騷動,也漸漸靠近。


在兩人快要追到目標的時候,對方自己停了下來,拿著匕首回身接近他們: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不發一語,歐歐慢慢繞到地精術士身後,抽出了掛在腰際的彎刀。
「在這裡動手的話一定會被警衛抓住......」亞森出聲想要阻止歐歐......

涮!一個非常俐落的白刀入肉聲響起,歐歐已經毫不猶豫地出手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無比淒厲的尖叫聲和直衝天際的血柱吸引了市場所有人的注意,周圍的警衛也立刻圍了過來。
而地精術士也對眼前發生的事情完全反應不過來而呆站在原地。


只見一名女精靈德魯伊的肚子上插著一口彎刀,渾身是血的跪倒在市集的中央,伸出一根手指虛弱的指著身前的地精術士:「是他.....」

周圍的警衛雖然對於矮小的地精會使用彎刀這種人類體型的人在使用的武器感到不解,還是靠了過來:

「趕快請牧師來,這裡有重傷者!其他人盯緊這隻地精!」

亞森從驚嚇中反應過來,認為現在是動手的時機,朝地精術士射了一發魔法飛彈,反應不及的地精術士就被直接命中了。歐歐則忍痛拔出刀子,並對自己施放了治療小傷的法術以緩和傷勢。
最先趕來的兩名警衛圍住地精術士的兩側,試著用長槍把他拐倒,不料地精敏捷的連跳了兩下躲過這兩記拐腿棍。

亞森完成第二次詠唱後又向術士發射了一枚魔法飛彈,可惜卻被躲過。歐歐則決定把希望寄託在警衛身上:

「神☆導☆術!」

被施術的警衛感覺似乎自己變強了一些,又朝地精揮了一槍,卻還是被閃過。
好在另外一名警衛趕緊接著一揮,成功的把地精絆倒在地上。

地精術士憤恨地看著警衛,又想詠唱法術,周圍的警衛趕到,捅了地精三槍後,終於讓他癱倒在地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嘿!快看!」

眾人看著倒在地上的地精術士外型慢慢的變化......

「什麼!? 居然是隻狗頭人?」

「嗚......」





「瞭解了,就把他交給我們處置吧。」

兩人向城市的警衛詳細的說明了事情的原委以後,就把狗頭人術士交由當地的法律機關處置,而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也被釋放了。

臨走前,亞森和歐歐聽到一名警衛對後方的人類盜賊小聲地說:「我還是不會原諒你欺騙了我。」



事情解決之後,三人先去找史蒂芬回報。

「實...在非...非常感謝你們,」幽靈史蒂芬聽過他們的說明之後答謝道「其實我的屋子裡還有一些財寶,在......」

於是冒險者們聽從史蒂芬的指示,回到了史蒂芬的家。

「嘿嘿!我好像找到好東西了喔!」歐歐洋洋得意地說著。

「哇!這不是超魔權杖嗎?」

「有什麼功用嗎?」

「這玩意大概值兩千八百枚金幣啊!」亞森興奮的說「有了這東西,每天就可以有三次無詠唱的施法......」

「什麼!兩千八百枚金幣!太棒了,我們趕快回去再喝幾杯吧!」歐歐興奮的說。

「喂......」


☆ 史芬斯事件 完 ☆




☆ 肺炎區 ☆

這是一篇紀錄師大桌遊社玩龍與地下城的跑團紀錄,
是我第二次玩 D&D 、第一次寫紀錄。

非常歡迎任何讓我改進的建議。


因為是新手低等團,有些時候是DM看我們可憐放我們活路,所以有些奇特的好運。
今天有兩名原本的隊友暫時離開這個劇本,另外有一個新人盜賊加入,而他的性格也非常奇特,最後幾乎所有的變化都在預期之外,十分有趣。


稍微提一下這團目前的角色狀況:

塞爾維亞的牛肉湯麵:
人類盜賊,男,混亂邪惡

亞森:
人類術士,男,中立善良
在人類中算高瘦的體型 淺褐膚色 黑髮碧眼

歐歐:
木精靈德魯伊,女,混亂中立
身高約5呎 皮膚是比同族還略深一些的褐色 深紅色的眼睛 偏白的金髮
名字的寫法是 Owo 唸做歐歐,我也不知道是啥語言的唸法

這隻德魯伊是我玩的角色,性格的設定還不想寫死,不過從這篇記錄中大概也可以看得出一些
個人覺得是隻挺有趣的角色XD


三人都是 Lv.2


以上,也期待下個禮拜的團

1 件のコメント:

  1. 對了 再提一件有趣的事情
    後面歐歐拿刀子捅自己那裏 我自認是非常有創意的做法(?)

    DM雖然認為我發神經 還是把六面骰拿給我(彎刀的傷害是1D6)
    當擲出""六點""的時候我都快哭了
    所以文中所述那直衝天際的血柱並非誇張之描寫

    如果不是上次升級的時候擲出神骰 歐歐現在可能已經領便當了w

    返信削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