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2013

大學三年來 對我影響最重大的四門課

進入大學的最後一年了 又到了加退選的階段

看到許多同學和學弟妹的的選課考量 時常覺得十分可惜

雖然有很大的成分應歸咎於本校的制度問題 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努力掙脫這個制度的荼毒

來分享一下我個人的一些修課心得 希望能提供在猶豫的人們一些參考



到現在才發這篇文的一個原因是 我之後應該不會再有機會修這些老師的課了
所以比較能暢所欲言

以下文很長 但我盡量不說廢話了 希望點進來的各位可以忍受一下



我是資工系的學生

而這三年來 對我影響最重大的四門課 剛好都不是資工系的課:

1&2. 范宜如老師的 文學概論(國文系) 和 報導文學與紀錄片(核心通識-歷史與文化)
3. 林登秋老師的 生態與保育(一般通識)
4. 陳義芝老師的 現代詩及習作(國文系)


這並不是說本系的課不好 我們系很多教學認真的好老師

在專業課程中 我們可以學到很多對我們很重要的專業知識
但也大多沒有心力與時間在課堂上拓展其他重要的東西


我列了這幾門課 並不是鼓吹大家去修這四門課
而是想說說 在那些被我們看輕 或是不做考慮的課程中 我們可以得到多少東西



先來說說林登秋老師的生態與保育

這門課當時還是一般通識 身為沒通識課可選的大一生
我只好去選這門還沒被選滿的課

出乎意料的 這是最讓我驚豔的其中一門通識課


課程名稱雖然叫做 "生態與保育"

但是所學到的絕不只有當初所想像的 "老掉牙環保知識"
在這門課學到的實在太多了 完全無法被那五個字的課程名稱所涵蓋

後來在修范宜如老師的通識課時 她第一堂課就說:
『通識課其實是非常難上的 想想看 要做到 "通" 有多困難』

而這林老師的這門課 我覺得做到了


我覺得我在這門課最重大的收穫就是 學到用更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物

『多元視野』這個口號說起來簡單 但是教起來和學起來都非常不容易



舉幾個這堂課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其中一次 老師(或許是同學的報告 有點忘了) 放了一張海豚被大量屠殺的血腥照片

圖片來源: http://amvrakia.blogspot.tw/2011/11/blog-post_7021.html
我記得不是這張 不過很類似

當時帶來的視覺震撼非常大: 岸邊堆滿海豚的屍體 而整片可見的海洋都是一片血紅


老師問了幾個同學的感覺 大多數的同學都說: 殘忍

然後老師開始帶領我們想問題 這張照片到底能傳達什麼?

我已經有點忘記老師當時詳細說了什麼 問了什麼
但我當時 乃至課後仍在思考的問題 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如果我們把每天宰殺豬隻的血 放到河流.海洋中 那景象一定比這個更恐怖百倍
但我們(大多數人) 還是吃豬

如果人有心要強調某個議題 而去拍出非常震撼的影像
我們大多會被震撼到. 然後悲傷. 憤怒.... 的去支持這個影像所要傳達的理念

而老師也問 :
如果這樣捕食海豚的行為 其實有合理的用途(餵飽當地居民們)
並且是在適當的規劃限制下捕捉的 並不會讓海豚的數量逐年減少
那漁民們可不可以捕食這些海豚?

當然還有其他問題 比如說 海豚就許多人來說是感覺比較親近的動物 就像貓和狗一樣
而多數人不會 甚至反對 吃貓肉和狗肉.. 等等


當年也是蘇花高爭議正熱的時候
老師也和我們談了很多環境的問題 當地居民感受的問題
當兩者衝突的時候 是否一定要堅持某一方 或是某方的訴求一定只能被捨棄
該如何積極的去尋求可以去滿足兩方的方案... 等等


我以前曾經是一個蠻衝動的人
在高中時代 甚至偶爾因為理念的關係和教師起衝突

而在修這門課以後 我才深刻的體認到
就算是認為善的理念 也要考慮到許多其他面相的問題
並不是永遠只有環保(或是其他理念)應該要被顧到 而與之衝突的都是敵人. 貪圖利益者


老師教了很多環境與保育的知識與議題
但他更重視要教會我們 如何去思考這些議題

這真的是收穫非常豐盛的二學分



在大一下學期的時候 因為個人興趣而跑去修了陳義芝老師的現代詩及習作

陳義芝老師在新詩方面是十分專業的
他教導我們如何去欣賞詩. 剖析詩. 和創作詩 而這些都十分受用

不過我在這堂課最大的收穫是  


並不是說在這堂課拓展了豐富的人脈 (對內向怕生的我來說很難
而是在這堂課所見識到的人們 讓我非常驚嘆


先說陳義芝老師

原本我以為到達這種成就的人 多多少少都不免有點驕傲 有點架子
- 至少有不少不這麼有名的教授都如此了

但是在陳老師的身上 卻完全嗅不到那種氣息
既不會自吹自擂. 輕慢他人 與我們這些小孩子更是親切而平起平坐的互動

而且在我看來也毫無矯揉造作的 "裝謙虛"

真稱得上是 『不亢不卑,不驕不謅』
這樣的人格典範 對當時的我來說十分震撼 至今依然印象深刻


除老師以外 這堂課的同學們也十分精彩

因為這不是必修課或通識課 (雖然陳老師也有開新詩的通識
所以幾乎沒有常在本校通識課看到的 那種為了學分被逼著來選課的學生們

當整間教室的人 都對這門課充滿熱情
課堂的氣氛就真的非常地不得了

- 不是要妄自菲薄 但我認為只修本校資工系系內課程的人 大概永遠體會不到
   至少我從來沒在本系的課看到這種情況

僅此我就認為是彌足珍貴的體驗了


而這堂課雖然是國文系開的 卻有許多來自他系的學生

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歷史系的學生

每當談詩談到歷史時
他總是可以就我們想要了解的某一個歷史事件侃侃而談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歷史系就是背死書 但他學的卻是活得嚇死人

不但前後脈絡都可以說得清清楚楚
當時的政經背景. 文化潮流 乃至歷史意義都如數家珍


每當我想到這名同學 再看看現在的我能不能對我所學的專業有如此了解
總是不免冷汗直流




最後再來談談范宜如老師的兩門課

會放到最後寫的原因是 :
它們是我大學生涯中最珍貴的八學分 同時也是最大的噩夢


先講文學概論

我認為
我大學生涯至今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 就是在剛進大學時就修了這門課

這堂課所教關於文學的那些事情 我想並非多數看官們所感興趣的
所以在此也不談那些豐富得可怕的內容


在那之外最重要的一點 我想是如何看待一門課的態度


雖然同樣是國文系的選修課
但這門課的學生組成 和之前提過的現代詩與習作非常不同

因為是開在大一的課程 有非常多的大一生
可能大多都還迷惘著 為什麼我要讀這個系. 我的大學生涯會怎樣. 以後又會怎樣
甚至可能還怨嘆著指考登記分發的結果

所以相較於陳老師的新詩課
這堂課的學生們沒有這麼顯著的熱情 大多還抱持著迷惘 和大考後的倦怠感


而相較於其他科系有比較明顯的出路 國文系未來的就業方向也是比較不確定的
( 就像我們師大資工沒多少人去當資訊老師 國文系現在也不是人人去當國文老師

因此老師也常在課堂上講 國文系學生的未來
在大學階段自我探索和觀照外界的重要性
而這些 即便是對於外系的我 也十分受用


最可怕的是
老師說 : 『你們有無限的可能』 並不是像其他人那樣隨口說說

無論是對課堂參與的要求. 各種報告與作業
老師都深深的相信著我們的能力和可能性

我想在本系抱怨課程太硬的人 大概很難想像國文系的大一學生們所通過的試煉是怎樣的



現在講起來的確是非常充實 也受益良多
但在那一年中 我也有幾次感到疲憊倦怠 (尤其是期末來臨時

『我是資工系的學生 卻要耗一堆時間做外系的作業
  而且每一次作業都比本系的期末 Project 還要重』

然而我當時有一股傲氣 認為自己無論高中所學或是文本閱讀 都不輸給其他國文系大一學生
所以我沒有理由認輸

當修完這學分之後 我深深的體會到
我自己的可能性真的遠超乎我自己所認為的


這樣講並不是說我被受到不合理的對待
只好吃苦當作吃補

事實上 這些要求並不過重  他們的份量之所以看起來比其他課多得許多
我認為出自兩點 :

1. 你怎麼看待你修的一門課
2. 你自認你有多少能力


在修課的時候 很多人心想的就只是必須要拿到這個學分 所以盡量把它混過
當你的目標只放在 "學分"  而不是 "學分" 所代表的意義時
你所得到的學分就真的只有數字上的意義而已
 - 尤其在許多課程都只要背背考古題就能過的時候  (抱歉我這篇有點誠實

而當以這種態度在修課的時候 更常常會糟蹋了自己的能力
比如說 報告還沒開始動筆 就先向學長要了一份
比如說 寫程式遇到 BUG 就懶得去解 反正交屍體也有分

當這種習慣養成之後
你學到的遠遠不如那門課所應該學到的 - 你只是過了而已
更甚者 你連自己有多少能力都不知道了


所以我說
我大學生涯至今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 就是在剛進大學時就修了這門課

這讓我日後面對其他課程與事情的時候 能抱有更積極的態度
( 不過很遺憾的是 必須承認 我還是沒有將之用到每一門課


當然這門課也有許多其他重要的收穫
除了文學相關知識以外
對自我探索 如何感受外在世界 這些在國文系比較重視的價值  也對我影響甚深


在范宜如老師身上 也讓我認知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面對一件事情的態度  也會深刻的影響到別人對那件事的態度
如果不是感受到老師的熱情與用心 我想我很難甘願投入如此的心力

另外一點特別值得提的是
這門課的同學中有一群宅女 是她們的課堂報告讓我認識了新海誠
我認為這對我算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



同一老師的 報導文學與紀錄片 有一些和前面重複的我就不提了

當看到這個課程名稱 許多人的想法可能是 :
就一門看看文章 放放影片的課

然而當老師帶領我們走進文本與影片時 學到的遠遠更多

最中心的一個價值 就是 :
我們該如何了解真實?  如何見樹 如何見林?

在台灣媒體素質愈加低下時  這門課分外重要
讓我在日後面對各種資訊時 能有更多的省思
能在更高和更低的地方 更宏觀又更微觀的 去思考事件和議題


而另外一點別人可能比較少體會到的是
一個老師在不同課程 面對不同學生時的變化

這是個很有趣的觀察 但這文章已經寫到第三天 閣下也看得很累了
我想還是早些收尾不再多述了



總結一下我想講的事情

1. 最重要的  我們是資工系的學生 但我們更是大學生
如果你是師大學生 更應該認知到本校少數值得一談的優點就是我們有很棒的文學院
若是把自己侷限在本系的專業科目  那真的十分可惜


2. 不要單用課程名稱來定義一門課
一個好老師和一群好的同學 能在課程中給予你的收穫
遠比一個課程名稱或是一張課綱所傳達的多上許多


3. 選一門課只因為他很涼 那是在浪費你的人生和修課機會
我知道有些逼不得已的情況 例如某領域一定要有六學分
但在那必要之外 又選了某一門缺乏內容的課 只是因為它好拿分 那真的很浪費

要知道 你不選那門課 就有可能去上到一門更充實的課
而在大學中 每個修課的機會都是非常珍貴的


4. 修課不需要人陪  也不需要算定自己會擅長哪門課
當然有人陪是很好 但如果每次選課都一定要有人陪 那大概得錯過很多好課
至少本篇所說的四門課都沒有人陪我去

而選課的時候也不用太在意那門課會不會太硬 或自己是否擅長
最糟的情況也不過是被當掉而已
但通常只要你想學東西. 投入一定的心力  這種情形其實很難發生


5. 自己選擇的課 自己要認真面對
有些學長姊會很瀟灑地和你說 : 我XX課都沒去上課... OO課都在睡覺... 然後就過了
要記得 他們沒辦法告訴你 他們在那些課學了什麼

2 件のコメント:

  1. 非常同意!!!而且也太感人 打好多字
    其實我轉系之後
    也深深感受在自己喜歡的領域裡辛苦
    是一件多幸福的事

    返信削除
    返信
    1. 我能夠從行文方式看出來你是誰耶
      感覺我還蠻厲害的 XD

      削除